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他拉马化腾抽一根烟改写了腾讯历史 现日薪百万是Pony马八倍

原标题:他拉马化腾抽一根烟,改写了腾讯历史!现日薪百万,是Pony马八倍

腾讯2020年的财报,飘满了“有钱”的味道。

3月底,腾讯发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财报显示,2020年腾讯总收入为人民币4,820.64亿元,较二零一九年度增长28%;Q4腾讯营收1336.67亿同比增长26%,净利润332.07亿同比增长30%……

如果将这些数字用鲁迅的经典名句改编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我翻开财报一查,这财报没有尽头,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同比增长”“全年营收”“净利润”几个词。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赚钱”!

而书写这本腾讯“赚钱”史的,正是腾讯不为人知的“二把手”刘炽平。这位大佬,活成了所有打工人梦寐以求的模样:

他上班可以名正言顺打游戏,马化腾看到他打游戏还高兴;

他可以对老板“指点江山”,马化腾巴不得他天天给腾讯做计划;

他日入百万,保守估计据说能年入3亿,基本工资比马化腾还高8倍……

但就是如此人物,却低调到近乎“隐形”,业内只闻其名,业外无人知晓,众人皆知腾讯“打工皇帝”之称,却不知这四个字和刘炽平这个名字画上了等号,更不知道此人为腾讯立下汗马功劳。

正和岛的一篇文章曾如此描述刘炽平:

“与传统意义上的职业经理人相比,刘炽平对于腾讯的意义,并不下于其创始团队。自从2005年进入腾讯开始,腾讯几乎所有的重要决策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也有业内人士称,刘炽平是马化腾的“左膀右臂”,曾数次带领腾讯于困境中突围,可谓是为腾讯的“奠基人”……

这位在马化腾身后运筹帷幄,指点4000亿腾讯帝国的大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时至今日,马化腾依旧能将这庞大的互联网帝国撒手交给这位看似普通的“二把手”?

心思缜密的男人

马化腾第一次见到刘炽平是在2003年,那是一场美丽的“意外”。

那几年,马化腾正在为推动腾讯的上市进程而筹措奔走,几次找上著名的投资机构,却总是无功而返。

很多投资机构从最开始就没看懂QQ。因为在他们这里,这个新鲜玩意儿还没有先例——即便是QQ的鼻祖、于1996年被三个以色列青年开发出来的ICQ,那时也只是一个不能保存聊天记录,体积太大的聊天软件。

彼时,中国的互联网才刚刚开始起步,没有人知道一款纯聊天的软件价值何在,又能拥有怎样的盈利点——难不成,还能在聊天框里投放广告吗?

一直到03年,腾讯靠移动梦网的短信发QQ的业务收获了7.35亿营业额和3.22亿元的利润,著名投资机构之一的高盛才重新接触马化腾,并评估QQ的价值。

而重新推动高盛这一动作的人,正是刘炽平。

刘炽平早就盯上了QQ,因为此前的人生和工作经历让他拥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去对马化腾开发的内容进行评估:

他的父母分别是出生于印度和印尼的华裔,他自己则在北京的皇城根下出生,6岁时随着家人移居香港长大。

在北京、香港两地的成长经历和父母的华裔身份,让刘炽平既能说一口带着并不正宗,却带着点京片子味的普通话,又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和香港话,日后这些阅历也为他推动腾讯在资本市场上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而刘炽平自己,从少年时便是学霸,25岁时就拥有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斯坦福大学和西北大学两个硕士学位,与工科相关的专业和在美国就读大学时的经历,让他很早就理解了互联网的价值和潜力;

98年毕业后,刘炽平更是直接担任了麦肯锡的管理顾问,后又跳槽至高盛,成为高盛亚洲投资银行部电信、媒体与科技行业组的首席运营官;

他曾多次带领团队进行复杂的重组项目。当时在投资界名噪一时、让高盛花费了两年时间的广东粤海集团重组项目,刘炽平正是操刀的幕后人之一。而这些投资并购的项目,也让他对企业的管理、经验、执行有了更为全面而深入地了解……

而早在2000年,刘炽平刚刚入职没多久就曾听闻腾讯在向其供职的高盛寻求投资,“只是融资规模很小,大家也看不清它的未来,公司就放过去了”,刘炽平回忆。

但那时,已经在美国和香港接触过互联网的刘炽平内心其实还挺看好这个项目的,“未来总会变成一个需求,再由这个需求可以延伸出更多的上下游产业。”

只是那时刘炽平还没有更多的话语权。所以等马化腾再一次向高盛招手,已经担任高盛亚洲投行部COO的刘炽平向上面打过招呼后,立即带着团队,启程前往大陆。

临行前,因为香港办公室防火墙有限制,所以心思向来缜密的刘炽平特意给在北京的同事打电话,让他们帮自己和团队注册一些QQ账号,并把这些号码印在了名片上;据说,在到达大陆的第一天,刘炽平还特地去深圳的几个“黑网吧”调查了一些QQ的使用情况,这才去见了马化腾。

启程

两人相见时正值上午,深圳的阳光正好。

马化腾本来并不抱期望。在刘炽平之前,他见过了太多来自大摩、瑞银、美林等知名投行的精英,这些精英有的是蓝眼睛金头发,有的是灰眼睛棕头发……

但不管是什么颜色的眼睛和头发,他们都带着尽职尽责的翻译,在会上你说一句我翻一句,质疑腾讯的业务可塑性;要不然就是对腾讯未来发展“指手画脚”,“建议”他先把市值做高,然后多融资,却又提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总之,带了些趾高气昂的意味,让马化腾觉得“不太高兴”。

甭管是QQ还是腾讯,都是自家的孩子,现实中父母听别人说自家小孩不好都得憋气,更何况自己用心血打造出来的梦想呢?

而刘炽平不一样。见到他之前,马化腾听说此人是香港人,还以为对方会和他讲英语。结果见到马化腾的第一面,两个人握了手,刘炽平一开口,一口带着儿化音的普通话让他倍感亲切,“是我见过的香港人中普通话说得最好的。”马化腾如此描述道。

更让他感到惊喜的,是对方递过来的名片,上面印着QQ号,“加我好友啊,”刘炽平笑着说,这让马化腾一下子就有了好感。

两人交换了名片,闲聊了几句上楼详谈,彼此都对对方有了深刻的印象。

一方面,刘炽平觉得马化腾是一个挺直接的人,“马化腾不太爱讲客套话,说话的逻辑性很强,同时,他也是一个不会轻易亮出底牌的人”.

另一方面,马化腾则觉得自己像找到了知己,因为之前来的所有人都告诉他,要让腾讯抓紧时间做市值、多找融资,可以激进一点,但又提不出具体的方案,只有刘炽平建议他“保守一点,慢慢来”,提出自己的见解——刘炽平觉得,当前腾讯的收入太过依赖与中国移动签下的移动梦网业务合作,如果日后中国移动反悔或者另起炉灶,腾讯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是一种寄人篱下的业务模式,会让投资人觉得腾讯缺乏可塑性,对未来没有信心和想象力。所以应该在公开募股的时候,强调网络效应,发掘即时通信工具的发展潜力”刘炽平这么说,“而且我觉得市值飙太高不是好事,股民更愿意看到一个公司的实际价值和增长潜力,通过价值的慢慢释放让股民持续受益才是双赢。”

这与马化腾心中的隐忧不谋而合。

这些年他已经做出了些许努力,他仿照搜狐做过新闻门户,也做过网游,代理韩国3D游戏《凯旋》,却被人嘲笑“鸡肋”……他多次试图摆脱移动梦网的锁链,却起效甚微。而其他投行的激进估值,让他也觉得不靠谱,“之前见过的投行,都给出了很进取的估值建议,让我们觉得有被忽悠的感觉。”

总之,刘炽平的建议合他的心意,脾气又对路,人也不错,更重要的是,马化腾觉得他懂腾讯,也懂自己的梦想,初次见面,马化腾多了个朋友,刘炽平多了个兄弟,皆大欢喜。

可此后的会面却不如人意。

2003年秋天,高盛拉着马化腾在香港长江中心67层的办公室开上市策略讨论会,会上几次差点闹翻。

一开始,高盛的其他人建议马化腾不要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并觉得腾讯应该将估值缩水“五分之一”,马化腾不同意;双方都谈不拢,眼看议会气氛僵持,这时候刘炽平站了出来,提议休息一下,并拉马化腾到楼下抽烟。

谁也不知道短短的一根烟时间里,刘炽平和马化腾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无可置疑的是,刘炽平说服了马化腾。等回到谈判桌上时,马化腾已经同意了腾讯港股上市、估值缩水的方案,奔赴香港上市。

写招股书时,刘炽平慢慢喜欢上了这个团队,他觉得这群人都既有能力也有梦想,但同时也很真诚,这让他窥见了些许自己未来理想的影子,“他们都是一些特别较真的人,很单纯……在写招股书的时候,有些部分是例行公事,可是马化腾和其他创始人一字一句地斟酌,有时还会激烈地争论。在对于未来的预测上,他们不愿意写上可能做不到的数字。”

而刘炽平接到马化腾的橄榄枝,是在上市路演的飞机上。那时候,刘炽平正蒙着眼准备睡觉,负责人力的腾讯“五虎将”之一的陈一丹敲敲刘炽平的椅背,问:“喂,你愿意加入腾讯吗?”

起飞与危机

刘炽平当然愿意,他怎么能不愿意呢?

但那时,腾讯正在上市,作为“乙方”,刘炽平不能在IPO期间入驻。于是腾讯上市半年后,2005年2月,过完春节的刘炽平从香港飞到了深圳,来的第一天就向马化腾讨了一个“首席战略投资官”的职位。

尽管薪水为原来的三分之二,可刘炽平丝毫不介意。来的第一年,他想充分发挥了自己在投资并购战略上的优势:

他先是帮腾讯稳定了港股的股价,向马化腾建议实施大规模的回购,马化腾听了他的建议,先后两次回购了大量的股票,稳定了投资者的信心;

后来,刘炽平又提出了腾讯的五年战略规划,大举收购投资。收购的各种公司中,有一个叫Foxmail的产品和开发它们的团队,而这个团队的leader,名字叫:张小龙。

没错,就是成就了日后的微信的张小龙。

除此之外,刘炽平更是大举收购了很多内容增值服务和网络游戏公司,帮腾讯搭起了支脉,逐渐摆脱了移动梦网的影响。

这一年,很多人都认为是腾讯转型的元年,而这个转型的各种契机,皆是刘炽平搭建。从此,腾讯形成了以QQ为主干,以以门户、通讯、游戏、电商为触点,向“信息、沟通、娱乐、商业”进发的全方位版图。

在AI蓝媒汇的总结里,作者如此描述:

“复盘来看,腾讯的大多数大型投资都遵循这样的原则:由总裁刘炽平或某个副总裁牵头收集资料谈判,最终由马化腾或二人一起出面签字。”

于是仅仅一年后,刘炽平便从首席运营官升到了腾讯的总裁。而刘炽平的工资也一涨再涨。到了2018年,据港媒报道,刘炽平的年薪已经高达3.13亿人民币,基本工资或比马化腾还高八倍!

到了2009年,原本被人认为是“痴人说梦”的五年战略规划提前达成,腾讯的营收从2005年的14亿涨到了124亿!

只是当一家企业体量过于庞大时,也会面临难以“称重”的危机。

2010年,一篇名为《“狗日的”腾讯》在网络上发酵,所有针对腾讯的口诛笔伐蔓延开来,所有人指责腾讯“垄断”,“切断了其他企业的生路”,马化腾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据说当时,马化腾紧急召开高管会议,在会上却无人提出有效建议,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之后,腾讯又更是陷入了与360的“3Q大战”的漩涡中心,马化腾倍感疲惫,转头问刘炽平:

“当团队规模变大后,很容易会滋生出一些大企业毛病。我们如何能够克服大企业病,打造一个世界级的互联网企业?”

刘炽平给出了答案:“开始的时候可能做得不错,但是随着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多元化、个性化,一家企业很难将所有服务都照顾到……我们要做减法。”

此后,刘炽平力顶腾讯内部的所有压力,开始对腾讯的业务和组织架构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和重构,并提出“以资本推动开放”的策略,将腾讯做的不好的业务给竞争者,并以入股的方式扶持他们上路:

电商拱手交给专业的京东和刘强东,搜索交给搜狗……

而腾讯,只专注于两件事:一个是资本,一个是流量。

前者,刘炽平主导,造就了现在腾讯在多个领域全面投资开花的百家争鸣局面;后者,被刘炽平收购带进来的张小龙主导,成就了如今微信的霸业。

如今,腾讯摆脱了昔日口诛笔伐的局面,在互联网已是最具潜力的庞然巨物,但仍不乏有人批评。

2018年,一篇名为《腾讯没有梦想》的文章在网络上爆传,写文章的人诟病腾讯“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而刘炽平却坦然接受,回应称:

“投资是腾讯集团的核心战略之一,2019年腾讯的投资规模不会收缩。”

话虽这么说,但刘炽平依然在去年配合马化腾于内部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改革,改革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一切只为向最宽广的未来进发。

2018年12月,腾讯的年度员工大会上,刘炽平曾说过一句话:

“不要小看任何一场危机,要做好充分准备;在最黑暗的时候也不要丧失信心;冬天练好身体,春天会迎来更美好的绽放。”

言之意味深长。有这位大佬掌舵指挥,也许一切问题,都将在全新的春天迎刃而解。

作者:吴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乐博体育APP_乐博体育在线_[信誉网站] » 他拉马化腾抽一根烟改写了腾讯历史 现日薪百万是Pony马八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