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构筑防范违规资金流入楼市的“铜墙铁壁”丨社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金融话题依然是银保监会召开的发布会的热点。

去年年底以来,围剿经营贷的监管之风越刮越猛。尤其在今年3月26日银保监会、住建部、央行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银保监局、地方住建部门、央行分支机构联合开展一次经营用途贷款违规流入房地产问题专项排查,于2021年5月31日前完成排查工作。

选择在排查截止日期之后的第二天召开的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公布了成绩单。从数据来看,信贷资金过度流入房地产的问题得到初步扭转,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势头得到遏制。

据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截至4月末,银行业房地产贷款同比增长10.5%,创8年新低;投向房地产的理财产品规模同比下降36%;房地产信托余额较去年同期下降约13.6%,自2019年6月以来呈持续下降趋势;银行通过特定目的载体投向房地产领域资金规模持续下降,相关业务规模同比下降26%,为连续15个月下降。

尽管针对经营贷违规流入楼市的监管收到了很大成效,但监管风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发布会后的第二天,深圳对9家主要从事赎楼担保业务的融资担保公司进行集体监管约谈,要求全面排查经营用途贷款担保业务,重点自查涉及房地产“贷款担保”或“委托贷款”相关业务。

同一天,广州下发通知,要求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开展“过桥贷”“赎楼贷”业务,不得直接或变相发放住房按揭贷款。

为何监管收效显着,各地却依然频频加码?应该说,一场“经营贷”排查风暴,让楼市新式融资花样大白于天下。比如,一些企业和个人挪用经营贷手段多样,通过各种方式规避监管要求。有的拆入资金全款买房后,申请经营贷款偿还买房资金;有的借款人将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在多家银行账户间流转套现,以掩盖买房的最终目的;有的编造交易背景、虚构贷款用途等。

与此形成同谋的不乏银行和中介机构。一些银行贷前审核不到位,贷后资金管理不足。一些中介机构协助包装贷款材料、提供过桥资金,协助借款人绕过银行审批条件。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花样翻新。此次排查中,监管层对此层层流转抽丝剥茧,让这些复杂的操作浮出了水面。

这正是深圳、广州、天津等城市金融监管部门立刻跟上的背景。值得关注的是此番行为透露出房地产金融领域下一步监管的动向:楼市资金端调控继续发力,并向纵深化推进,从之前的银行等金融机构升级为全面覆盖类似融资租赁、小额贷款、融资担保、典当行等类金融机构。

大多数人对这些机构并不陌生,甚至接到过推销电话和短信。一些贷款中介打着“一条龙”包通过的旗号,为购房者“排忧解难”。通过这些机构,购房者可以灵活地融资,急用也行、买房也行、还款也行。甚至有中介通过提供垫资的方式,引导炒房者进行民间借贷。

追溯源头,这些类金融机构的资金,大都来自银行,被称之为影子银行。另外,资金渠道还包括某些富裕的企业、一些本地的财富公司,加上从社会上吸纳的资金,就有了各种各样的类金融机构。

借道这些类金融机构,购房者可以间接突破融资上的限制。由类金融机构支撑的地下融资市场也由此与正规按揭市场并行,它们产生的另类杠杆,对冲了楼市调控的效果。

监管层显然关注到了这些潜伏在水底下的暗礁。在加大监管和处罚力度之外,编织了更细密的监管网络。类金融机构已经进入监管炮火的射程。

楼市的问题根源还是金融杠杆,只要杠杆控制住了,楼市就稳了。只要加杠杆还比较容易,楼市“炒作”就不会绝迹。当然控杠杆相当复杂,很多时候摁下葫芦浮起瓢。不过,办法总比困难多,关键是有没有决心。

值得欣慰的是,这次各地金融监管局及时跟进,将排查范围从银行等机构纵深向类金融机构推进,彰显了监管层扎紧违规资金流入楼市篱笆的坚定态度。

可以看到,监管层正在提高监管的颗粒度、精度和频度,让监管的视线覆盖更多的空白点、模糊边界和无人区,构筑防范违规资金流入楼市的铜墙铁壁。

期待下一步形成精细化的操作规程、加强定期巡查,夯实金融监管部门的主体责任,在各个机构间分解和落实。并且保持定力,久久为功,见到实效。

(此文刊于中国房地产报6月7日01版 责任编辑  方圆)

流程编辑:刘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乐博体育APP_乐博体育在线_[信誉网站] » 构筑防范违规资金流入楼市的“铜墙铁壁”丨社评